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蓝雨酒吧的淫靡往事
蓝雨酒吧的淫靡往事

蓝雨酒吧的淫靡往事

因为丽姐和梅梅都来月经的关系,下周的蓝雨群交我们都请了假。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过得十分有规律,每天我的生活就是憋在画室里没日没夜的画画,而梅梅除了去上学之外就是每天赖在电脑前面玩游戏。
-  我说她沉迷了,她说反正有我养着……-
  有了目标之后,我画得很快,十天的时间,画出了两幅用我新签名的作品,而前段时间画的那两幅性爱为主题的作品,也被大伟派人给我送了回来,让我更改签名。-
  丽姐这几天都没露面,给她打电话也不接,梅梅因为一直都住在我这里,也完全不了解丽姐的行踪,而大伟只说丽姐出国散心去了,也就没了下文。-
  我们都理解她出去玩的原因,也就释怀了,但是她却没法出席两天后的周三夜。梅梅只好登录丽姐的账户,在网上替她请了假。-
  晚上正当我独自待在画室画画的时候,宋佳又来敲我的窗户。这次只有她一个人,没带着丁丁。
-  事实上自从上次她在我家借宿以来,这么长时间,我从来没有再在小区里见过这个女孩。她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脸上略带着些疲惫和失落。
-  我拿起一块布,把画盖上,之后才把她请进来。-
  “我是来向你道别的。”她向我说,“在这个城市里,我认识的人很少,能当面道别的只有你了。”-
  “你要走吗?”我不禁有点诧异,虽然和她没什么交往,仅仅算是认识而已。
-  “嗯,不回来了。”有点所问非所答,但还是表明了她的决绝。
-  “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坐下来,问她。-
  “没什么,就是那头猪玩腻我了……”她看着地面,幽幽的说。-
  我知道她是那个地产商的二奶,没想到突然遭到抛弃,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这个女孩。
-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我问她。
-  “嗨,没事。呵呵。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说着她站了起来,“我就是来跟你道个别,因为我觉得你可能和他们那些男人不一样。”
-  然后,就这样走出去。门外停着一辆跑车,那可能是她陪这个大款的报酬,总之开走了,之后再也没有见过或者听到过这个女孩的消息。
-  每个大款身边都不会缺少美女,而美女为了大款的腰包,也不回吝啬自己的身体。但是当自己需求的生活仅仅是昙花一现的镜中之花,而大款又玩腻了同一具肉体的时候,就是她们凋零的时候。也许,运气好的能像宋佳一样,开一辆其他女子终身难以企及的跑车和满满的荷包扬长而去。也许,运气不好的女子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不过是一场空欢喜。-
  黄粱一梦,醒来后发现自己早已偏离了正常的人生轨迹。就像梅梅每天乐此不疲的游戏,登录进去,不过是由几组数据拼凑而成的英雄,也许所向睥睨也许血染沙场,但是退出之后,还是要过吃饭喝水上厕所的常人生活。-
  有些人,沉溺于这个虚拟的世界,以为拥有了强大的装备就拥有了一切,就是天下老子最大。殊不知,这组数据后面隐藏着的,是一具即将走向枯萎的生命。
-  男人的职责,是养家糊口,是保护自己的爱人。-
  想及此,我紧紧攥着手里的画笔,看着眼前办成的画作,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一个女人,仿佛如过客般走过身边男人的生命,那么我呢?
-  我是谁的过客?或者说,谁是我的过客……-
  梅梅,她是我现在深爱的女人,我绝对不能让彼此成为对方生命中的“过客“。
-  “老公,发什么呆呢?”梅梅出现在我身后,手里还拿着一杯咖啡。
-  我接过暖暖的咖啡,同时握着她那双小手,看着她说:“梅梅,嫁给我吧!做我真正的老婆。”-
  梅梅哈哈笑着,小脸上飞来两朵红云,“哈哈,有你这样求婚的吗?再说我还上学呢!”-
  “我知道,但是我想要娶你坐老婆,一生一世。”我依然看着她的眼睛,郑重的说。-
  “好,老公"我答应你,一毕业就嫁给你好不好?”她坐在我腿上,搂着我脖子说。-
  我也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感受着难以言喻的幸福。-
  第二天一早,我把梅梅送到学校之后,没有回家,而是去戴梦得买了对柜台里最贵的戒指。又给大伟和松哥打了个电话,跑到他们的工地,说我想要向梅梅求婚的想法。他们两个没有意见,而且十分支持,不过大伟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谈了半天。总的意思就是我跟梅梅认识才几个月,怎么就想要娶她,是不是太草率。
-  我则很认真的说,不是草率,是肯定。当我发现我爱上梅梅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责任感,要爱护这个女孩一生一世。我不随便发誓,但我也绝不违背自己的誓言。
-  大伟给我的回答很给力,“我可以答应把梅梅嫁给你,但你要是背叛她,那你就死定了。”-
  得到大伟的答复,中午和他们一起在工地草草吃了点饭,然后被他们拉着,楼上楼下的在新俱乐部的内部转来转去。
-  这里是一座位于北京南城的5层高的小楼,原来是一个小型国有商场,但是经营不善,几年前就已经倒闭了。然后被大伟和松哥低价给买了下来,又投资了两千多万进行内部装修与打通上下关系,忙活了整整两个月才把这个破烂楼给装修得差不多。-
  他们要我给指点一下装修,我也就随便说了点我的看法。好不容易摆脱这两个男人的纠缠后又开车从南城一路杀回到蓝雨酒吧,找那个主持人,不过此时天已经渐黑了。-
  当我到蓝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路上我不知道咒骂了多少次北京南城垃圾一般的交通,和我前面和蛆虫一样慢慢蠕动的肉鸡。
-  停好车,从后门进到蓝雨里,找到员工休息间,我知道蓝雨的员工是晚上9点开始上班,现在去找正合适。但是敲门进去之后即便是身经百战的我,也觉得面红耳赤。-
  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十几个卖相相当出众的美女,都光着身子,或坐或卧的在一起聊天。每个女人的身材都可以打十分,尤其是她们的胸部,更是个个波涛汹涌,看得人眼花缭乱。此时我实在分辨不出那位才是那个主持人。
-  看到我的窘相,她们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有的更是把自己饱满的乳房贴到我的身上,来回摩擦。-
  一个女人把门关上,堵住了我想要夺路而逃的念头。之后,我便被她们七手八脚的放到在地,然后就是更多女人暴露的身体和性器官在我眼前晃悠,冲击着我可怜的心理防线。
-  突然我觉得自己像是坠入盘丝洞的唐僧……
-  “姐妹们每天都看着你们在大厅里享受,自己都快痒死了,好不容易有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闯进来,今天不给我们解解馋,你别想走。”一个女人说着就来脱我的裤子,她一动,更多的手就伸上来,不到一分钟,我的衣服就离开了我的身体。而受到如此场面的刺激,想必就算是唐僧,只要他是个男人,都会难以自制的勃起吧!
-  我也不例外。
-  虽然心里想着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但是鸡巴还是在这些女人的揉搓亲吻下,直挺挺的站立起来。-
  我大声求饶,姑奶奶活祖宗的叫着,但是她们明显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相反,全都兴奋得抓着我的鸡巴,一个一个的张在嘴巴给我口交。-
  不得不说,她们的技巧都很好,是我见过最好的。很快,不出几分钟,我的精液就射进了一个女人的嘴巴里。当她品尝着我的精液味道的时候,我终于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我来找的主持人。-
  终于,再我求饶和已经射精的前提下,她们决定放了我,毕竟我也是这里的会员,而且跟她们老板关系还不错,没做太多出格的事。但是当我听说松哥也曾经来过这么一回的时候,也就释然了。-
  主持人让我叫她萍姐,让我拿着衣服,来到外面的吧台,跟她说明情况。一边走我一边穿衣服,回想起丽姐收留的这些女人的厉害,心里不禁的打鼓。
-  到了吧台,很快我就把所有的想法跟她说了,她思考了一会,答应了我的请求。-
  又搞定一桩,兴高采烈的我,完全忘记了刚刚被那群女色狼蹂躏的痛苦,快乐的开车去梅梅的学校接她。-
  因为今晚又将是一个淫靡的周三夜……-
  “你身上怎么会有香水味?”这是梅梅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我当然不能说实情,不管从哪方面看,要是说我去过蓝雨酒吧,今晚的计划都会泡汤。-
  所以我只好敷衍道:“有吗?我怎么没闻出来?”
-  “你肯定跟哪个女人鬼混来着!我就不该相信你,丽姐说男人大多数都这样。”梅梅委屈的眼睛红红的。
-  我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好了宝贝,我只爱你一个人,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叛你的。”
-  “嗯,你要是欺负我,我就告诉我哥哥去。”她把我推开,气呼呼的上了车。-
  我知道她没那么小心眼,也就跟着上车,向中关村那边开去。一路上我都在使劲逗梅梅笑,终于在我的坚持不懈下,她不在撅嘴,但却依然心里面存有疙瘩。
-  离蓝雨正式营业的时间还有好久,我带着她在这片乱转,想起人大对面有条小吃街,一年四季都是各种地摊,就带着她过去玩。-
  一下小女人就找到了天堂,无论摊位上的东西有多烂,依然兴奋的到处转着看着摸着。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尽管只有10块钱,也要站在那里跟人家砍半天价,最后8圆成交,美上了天。-
  小吃也不少,南北各地都有,从众心理让很多家小吃前面排了长长的队伍。梅梅同样,总是选择队最长的去拍,甚至挤到摊位前一看是臭豆腐,才病怏怏的转身就走。-
  虽然我很喜欢吃那东西……
-  在街角,有一个咖啡厅,以前我从来没有来过,但是为了打发时间,就拉着梅梅上了楼。进去后才发现原来别有洞天,一个高大的外国男子亲切的过来招呼,而咖啡厅里的服务生,也大多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好在梅梅懂英语,跟他们点了两杯拿铁和一块小蛋糕,坐在露台的藤椅上,慢慢的吃喝聊天。
-  已经11月了,北京逐步走进了冬季,午夜户外还是有点冷。看着梅梅单薄的身子,我把她拥进我的怀里,给她取暖。
-  梅梅在我怀里,幽幽的说:“老公,你知道吗?一个女人,最想要的,就是男人的胸膛。”
-  我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抚摸着她柔长的秀发,感受着让人沉溺其中的无尽幸福享受。-
  人就是这样的动物,可以没钱,可以没地位,可以没出息,但是必须得有家。-
  正是那句歌词唱出了大多数感情动物的心声:有爱就有家。-
  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牵着梅梅的小手,从咖啡馆出来,开车去蓝雨俱乐部。今夜因为有爱存在,蓝雨将与以往不同。
-  到了蓝雨,时间刚是1点多,在丽姐的办公室里,和梅梅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服务员给我们端上香浓的咖啡,看着我诡秘的一笑。-
  两点,梅梅按照惯例,先走了出去,而我则等待着所有女宾到场之后的入场。
-  两点一刻,我从丽姐办公室出来,走进大厅。-
  今夜没有激昂铿锵的摇滚,换上的是恩雅的空灵。-
  环视大厅,今夜只有梅梅和candy两个女宾在,而其他几位男宾都到场了,正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音乐再变,钢琴曲缓缓流出,主持人的声音也出现在耳边,“欢迎三组的到来,今夜很遗憾的是只有两位女宾出席,其他皆请假,所以请各位猛男要注意怜香惜玉。”话一出口,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两个女人站起身,脱掉身上所有的布料,媚眼含春。上瘾和宅男冲向梅梅,而我和野兽则把candy抱在怀里。
-  野兽分开candy的双腿,伸出舌头,舔舐着她淫水淋淋的嫩屄,我则玩弄着她的双乳,观察梅梅那边的动作。-
  上瘾早已按捺不住性欲,而把从梅梅身后一下一下的干着她,梅梅的嘴巴则含着宅男的鸡巴,偶尔发出呜呜的声音。眼角余光发现我的注视之后,转过头看着我的眼睛,更加卖力的一边向后耸动身体,一边吞吐宅男的鸡巴。-
  我拍了下野兽的脑袋,说:“兽哥,你也去干梅梅吧!”
-  野兽抬起头,脸上全是candy的淫水,对我笑了笑,就放开candy的大腿,扭身加入到梅梅身边去。梅梅看到又一个男人过来,放开了宅男的鸡巴,一口把野兽的龟头含到嘴里,用另一只手给宅男打手枪。
-  我则把candy抱在怀里,她已经被野兽舔的浪到极点,扶正我的鸡巴,一气坐到底,之后就搂着我的脖子,摇动起身体,嘴里啊啊的呻吟。-
  那边上瘾肏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迅速达到了极限,双手扶着梅梅的小腰,使劲往后顶,下腹部和梅梅白嫩的屁股不断碰撞在一起,激烈的节奏告诉大家,他肏得有多么的爽。-
  梅梅也被肏到升天,一阵阵高潮迭起,一手抓着宅男的鸡巴,一手抓着野兽的鸡巴,看着我大声淫叫。-
  “老公,你看他要肏死我了……爽死我了……”-
  我把candy放到茶几上,一边快速的肏着已经几度高潮的美女,一边说:“肏,肏死她。”-
  梅梅更加疯狂,脑袋不断晃动,长长的秀发飞舞在空中,拂过宅男的鸡巴,沾上点点淫水。
-  上瘾已经到了极限,猛的插了两下,就喘着粗气,退下来。当他的鸡巴离开梅梅的屄时,流出浓浓的一股精液,顺着梅梅的阴毛,滴在身下的沙发上。
-  宅男早已剑拔弩张,看到上瘾离开,迫不及待的跑到梅梅身后,一挺鸡巴,整根插到底。梅梅轻叫了一声,接着便咬紧牙关,忍受或者说是享受着另一个鸡巴的抽插。-
  宅男的鸡巴,在不断的抽插中,带出刚刚上瘾射在梅梅屄里的白花花的精液。梅梅趴在沙发上,已经放弃了野兽的鸡巴,身体一耸一耸的向后坐着,专心应和宅男的肏干。-
  很快,她就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无尽的快感如洪水般吞噬了她的每一个细胞。不断淫声浪叫着,催促宅男更加用力的肏她的骚屄。
-  宅男的持久力本来就不是很好,再加上梅梅已经骚浪到了极点,他在梅梅的催促中,很快射精。浓浓的精液和刚刚上瘾的混合在一起,从梅梅的屄里缓缓流出。
-  梅梅已经没有力气再在沙发上撅着屁股等人肏,歪身躺了下来,白嫩的身体满是潮红,一对乳房,随着她的呼吸剧烈起伏。
-  野兽跪在梅梅双腿间,也不管梅梅的反应,粗大的鸡巴在梅梅屄口上蹭了两下,颤上一些刚刚两人的精液,就挺腰插了进去。
-  梅梅软软的,分开双腿,任由面前强壮男人的肏干,低声呻吟。但是很快,她的呻吟声就逐渐增大,最后近乎嘶吼。
-  “你要肏烂我了……啊……我要死啦……”
-  野兽不管,只用极快的频率抽动着鸡巴。-
  Candy,已经被我肏到了高潮,此刻满足的在一边看着梅梅被几个男人轮番蹂躏。而我此时已经离开了大厅,跑到后面的女工宿舍,找到了主持人。
-  等我安排好一切,再回到大厅的时候,梅梅已经被放到了舞池中间。而骑在她身上的,是上瘾。原来野兽也在不断的肏屄中射了,而上瘾的鸡巴又被淫乱的场面呼唤醒,继续接班肏梅梅。-
  我来到梅梅身前,把她的头抱到自己怀里,趴在梅梅耳边,轻声说:“老婆,爽吗?”
-  梅梅一边承受着上瘾的鸡巴,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爽……爽死……我……了。……你……老婆……要……被肏……死了……啊……肏死我啦……”-
  我把手伸到他们交合的部位,找到梅梅暴露在外的阴蒂,“我要让你更爽“。说着,就开始按揉她已经充血勃起的阴蒂来。
-  这里是梅梅的命门,每次当我们做爱的时候,她都不许我按,因为她说她会直接疯掉。而此时,梅梅甚至连抬起胳膊阻止我的动作都无法做出,她已经被这三个男人肏得浑身酥软,难以聚力。-
  当我开始揉的时候,梅梅立刻嘶吼起来,大厅里充满了梅梅浪叫的声音。而上瘾,则在梅梅的浪叫中,再次射精。精液从上瘾的鸡巴里喷出,射在了梅梅的乳房和肚子上。
-  上瘾射了,但是我却依然没有放松,继续按揉着梅梅的阴蒂。梅梅扭动着身体,无助的仰起头看着我的眼睛,我低头,吻住了梅梅的双唇。-
  突然,怀里的梅梅狠命的扭动了几下身子,接着一道高高的水柱从梅梅身下喷出,她的身体难以自制的抖动着,而嘴唇依然和我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  良久,梅梅的尿液终于喷完,她身前一片区域完全被她尿湿。-
  梅梅哭了,眼泪瞬间就占据了她红彤彤的小脸。-
  我在她耳边问她,“老婆,爽吗?”
-  “嗯“梅梅点头答应。
-  “老婆,嫁给我吧,我会包容和放纵你的一切。我爱你……”
-  “嗯……老公……”梅梅紧紧的抱着我,伏在我肩膀痛哭失声。
-  这时,酒吧里的音乐渐起,是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伴随着庄严的旋律,所有的服务员都头戴婚纱,身上一丝不挂,排成两队,向我们走来。每个人手里都捧着大大的一束红色玫瑰,微笑着,把玫瑰放在我们身边,组成一个心型。红色的玫瑰,与我和梅梅的裸体形成强烈的对比,但是却显得那么美丽。-
  墙面上,投影出一句每个恋人都会时常挂在嘴巴的话:“我爱你!”-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主持人,此时她穿上一套小礼服,手捧一个华美的锦盒,来到花海前,微笑着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  灯光师早已准备好,所有的照明瞬间暗了下去,唯有一束光线,准确的照射到主持人的手里。一枚大号钻戒,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  梅梅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发生。
-  我把戒指从锦盒中拿出来,牵过梅梅的右手,问她:“宝贝,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老婆吗?”轻柔的声音,通过主持人手里的MIC传送到每一个人耳朵里。
-  梅梅满眼含泪,点头,哽咽着说:“恩……我……我愿意……”-
  身边所有的人,包括野兽candy上瘾宅男,都一直静静的关注着梅梅的一切表情和动作,当她终于说出愿意的时候,所有人开始鼓掌欢呼起来。-
  我则把戒指,一下就带在梅梅无名指上,和她紧紧拥抱在一起。-
  我和主持人以及所有酒吧员工一起串通的表演,终于落幕,所有演出人员终于都松了口气。接着,就听见主持人煽动的声音,“姐妹们,还等什么?那边可还有3个男人“茎候佳阴“呢。”
-  接着,所有头戴婚纱的女人就冲向了还在发呆的野兽三人。我则抱着梅梅回头看着被众女放到在沙发上,大呼小叫的男人们,哈哈大笑。-
  时间还早,现在刚刚凌晨3点……
-  今夜星光灿烂……
-  北京的冬天,寒风凛冽,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了半个京城,窗外一片银装素裹。-
  梅梅卧在我的怀里,一边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一边跟我商量着结婚的事情。-
  虽然她大学还没有毕业,但是现在政策允许,所以我俩就打算等她这学期结束后就结婚,至于梅梅还想不想继续上学,那就看她自己的想法了,反正我近期的几幅作品在欧洲的拍卖市场收益很高,足够养活这个小姑娘了。-
  丽姐现在和大伟,每天都在新开的俱乐部里忙活,那里移植过去原来蓝雨的所有会员,而蓝雨酒吧,将在新年后正式停止营业。
-  新俱乐部的名字也很好,叫丽都会馆,24小时营业。当然蓝雨俱乐部也藏匿在这个会馆的顶层。-
  因为这个关系,最近1个多月几乎很少能见到他们几个大忙人的影子,只是通过一些零星的电话和信息,才了解彼此的生活。
-  我和梅梅都很心痛丽姐,也都希望丽姐能有一个好归宿,但是她如此拼命工作以麻痹自己,实在让我们很担心,好在大伟一直在她的身边,没出什么乱子。
-  今天是周五,晚上蓝雨会有一个新会员的入会仪式,大伟给梅梅打电话说丽姐会去,于是我和梅梅也决定去凑凑热闹,陪丽姐开心开心。-
  一边陪梅梅玩游戏,一边打发着时间,好不容易熬到了午夜十二点,我和梅梅穿戴整齐,开车前往蓝雨。-
  梅梅一直打趣说我最近老是只干她一个人,鸡巴都不爱硬了,我也知道,梅梅这个小骚屄早就心里痒痒,想让更多的男人干她。
-  只不过,经过上次求婚之后,我们俩都比较克制自己的欲望而已,几次三组的聚会,我们都请假了,而今天丽姐的出现,只不过是我们两个人放纵身体的借口而已。-
  大雪纷飞,能见度很低,慢慢悠悠的把车开到蓝雨,已经快1点了。按照蓝雨的规矩,今天周五疯狂夜是从12点开始,我俩算是迟到了。
-  进到酒吧,顿时热浪袭来,迷乱的音乐混合着阵阵淫浪的叫声逐步侵袭着我的神经。-
  轻车熟路,我和梅梅来到丽姐的办公室,果然丽姐在,一个人一边喝咖啡一边盯着电视墙上众人的淫乱。
-  “丽姐……”我看到她木讷的表情,心下一紧,叫了一声就再也无法出声。郑明起的事情给她的打击太大。-
  “你俩来了?坐吧,休息一会就进去玩吧,别管我,我没事。”丽姐淡然的说,但是我们还是看出她从心底发散而出的冷。-
  “丽姐,你跟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梅梅跑过去,抱着丽姐的胳膊说。-
  “我没心情,宝贝。”丽姐苦笑着,拍拍梅梅的小脸蛋,然后跟我说:“前两天我去看望你的父亲来着,你爸他跟我说了很多,我已经想开了,不要担心我。”
-  我点点头,然后拉着梅梅进到浴室,清洗一下自己身体,换上一件宽松的袍子,就从侧门来到了大厅。-
  大厅里,现在有超过20个人在一起交配,在各个角落,或站或坐,都在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我和梅梅,因为丽姐关系,现在都没什么心情,于是就找到一张还算干净的沙发,点了两杯酒,一边喝一边欣赏着众人的表演。-
  在人群里,我发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野兽和上瘾还有和我同时进入俱乐部的安然和她的姐姐安娜。
-  野兽正抱着一个美女,不断耸动身体,粗大的鸡巴不时从女人的屄里带出一些白浆,看上去像是某个男人在他之前留下的精液。而那个女人,则疯狂的喊叫着,渴望得到更多快感。
-  上瘾和一个女人在不远的沙发上,互相口交,两人都相当的投入,把对方的性器官舔舐得仔仔细细。
-  安然和安娜,一对姐妹花,此时和一个不亚于野兽的猛男纠缠在一起,那个男人舔着安娜的屄,妹妹安然则坐在男人身上,前后摇摆着身体。胸前那一对白嫩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摆动,左右摇晃。
-  我勃起了,梅梅也湿了……-
  我看着怀里的梅梅,发现她也正看着安然和安娜那边,我一拍梅梅的小屁股,就脱掉浴袍,和梅梅一起走向安然那边。-
  安然正在享受着身下硕大鸡巴的快感,突然看到我,脸一下就红了,摆动身体的速度减慢了下来。-
  我则绕到她身边,双手握着她的乳房,一边把玩着她充血的乳头,一边在她耳边说:“安然,咱俩又见面了。”然后把她从那个猛男身上抱下来,当鸡巴离开安然的屄时,安然轻轻的发出啊的一声尖叫,但是随即就被我的嘴堵上,再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梅梅看到男人的鸡巴,立刻俯下身,抓握在手里,然后也不管鸡巴上到底残留着谁的体液,就一口吞在嘴里,开始上下摆头。
-  那个男人从安娜的身下探回头,看到我和梅梅的动作,对我一笑,把安娜也往我这边一推,专心致志的看梅梅给自己口交。
-  安娜和安然很像,身材和相貌,乳房大小,都十分相似。安娜看我和安然互相亲吻的十分激情,就扭过身,屁股对着我勃起的鸡巴,摇摆着身体,要求我的插入。-
  我扶正鸡巴,一挺腰,就进入了安娜的身体。安娜得到了我的鸡巴,开始前后摆动身体,不断用我的鸡巴摩擦着她最敏感的部位。
-  她的技巧超好,我几乎不用动,就可以得到极致的享受,很快,她就到了一个高潮,尖叫着,抖动了两下身体,趴在沙发上喘息。她一边喘气,一边回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说:“肏我妹吧。”-
  安然脸红红的,也扭过身,趴在安娜旁边,白白的屁股和淫水淋淋的骚屄都展现在我面前。我也毫不客气,挺枪就插,而且是用我冲刺的速度。
-  瞬间,我们俩身体相交的碰撞声,就混合到大厅淫乱的声音里,成为欲望操纵的一员。-
  肏着安然,看到身边的梅梅,已经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不断耸动屁股,粗大的鸡巴在她的屄里进进出出。-
  梅梅注意到我的注视,冲我哈哈笑着,告诉我她现在的快乐。
-  我抱着安然的屁股,更加卖力的抽插,很快,安然她的淫叫声就告诉我她马上就到高潮了。梅梅此时也接近极限,和安然一起此起彼伏的叫着。我和那个男人也加速抽插,卖力的干着身下的女人。两女在我们的肏干下,几乎同时停止了叫喊,达到了高潮。-
  而肏着梅梅的男人,也在最后时分,把精液射进到梅梅身体的最深处。-
  我把鸡巴从安然屄里拔出,水淋淋的反射着淫荡的光泽。梅梅向我伸手,我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拽起来,男人的精液从梅梅的屄里流出,沿着大腿蜿蜒而下。
-  我俩牵着手,相视一笑,去寻找新的猎物。
-  很快,我俩就在人群里发现了一对互相纠缠的身体。那是一对影星,尤其是那个男子,他的电影刚刚在圣诞档放映。而那个女演员,也一直处于半红不火的境地,至少全国人民都知道她。
-  我挺着鸡巴,梅梅挺着乳房,直直的,穿过各种交配在一起呻吟的人群,来到他们身边。当我们俩把他们分开时,她俩有点突然的莫名其妙看着我们。
-  但是当我把鸡巴插进女人已经泥泞不堪甚至还残留着其他男人的屄里,梅梅把男人的鸡巴含进嘴里的时候,一切都很明显了。
-  我要肏这个女人,而梅梅则要这个男人的鸡巴……-
  夜越来越深,大厅里的氛围也越来越弥乱。
-  我的鸡巴,已经不知道在多少女人的屄里抽插过,一夜激情,至少射了4次。梅梅的屄,也不知道让多少男人的鸡巴肏过,已经逐渐变干的精液,糊在梅梅的阴毛上,白白的一片。-
  当我俩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在丽姐办公室的沙发上,依然是赤身裸体,但是彼此却抱在一起。-
  看看墙上的表,时针指向的是11点的位置,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  我叫醒梅梅,双双去浴室清洗一番,经过一夜的狂欢,我们都觉得腿有点软。我是干得累了,而梅梅是被干的累了。
-  当我俩嬉闹着从浴室里出来时,酒吧的侍女拿过来一壶茶水和我俩的衣服。服侍我俩穿戴整齐后跟我说要我给丽姐打个电话,这是丽姐昨晚临走时的吩咐。-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丽姐的电话。
-  短暂的通话里,丽姐给我带来两个消息,一个是大伟昨天向她表白了,说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这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大伟照顾丽姐这么多年,原因为何早已心知肚明,但是大伟从来不去管丽姐也不跟丽姐说,现在丽姐心里的梦碎了,大伟才肯站出来收场。
-  第二个消息,昨天晚上入会的人是我的前女友,宋佳和她现在的二世祖男朋友。梅梅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揪着我的耳朵大声说:“你听着,你可以干她,但绝对不可以旧情复燃!”
-  我当然称是,不过这事也让梅梅不高兴好几天,直到从新分组的时候发现宋佳和我们不在同一个小组,才开心起来。
-  2006年1月1号,新年到来了,这对于我们来说将是一个开始。
-  丽姐经过了一周的考虑,答应了大伟的请求,和他正式出双入对,大伟也很郑重其事的跟我说以后断了对丽姐的念头。
-  松哥和她老婆燕子姐依然鸡吵鹅斗,但怎么看他们打架的样子怎么觉得温馨,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梅梅跟学校申请休学两年,学校已经同意了,因为大伟的安排,我要在6月去法国和德国做一个为期半年游学展览,梅梅当然要跟着我一起去,在此之前,我和梅梅打算在2月14号这天登记完婚。-
  丽都会馆也在新年的钟声敲响的那一瞬间正式营业,当天通过各种渠道申请入会的京城名流就有上百人,当然蓝雨俱乐部也搬家到了这里。
-  一个新的开始,也会上演更多淫靡的故事。-
  现在,我和梅梅已经结婚4年,就在前年,也就是08年,我们的小宝贝也出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像梅梅多过像我。我们给她起名叫郭筱雨,期待着她今后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  在梅梅怀孕和孩子刚刚出生那段时间,我们全家都很紧张,我和梅梅也没去外面沾花惹草,而现在孩子已经两岁,我和梅梅又开始打算开始我们新的猎艳之旅。-
  也许我们今后还能遇到更多的人,也会做更多疯狂的事,但我们永远都忘记不了发生在蓝雨酒吧的那些淫靡的往事。